你的位置:首頁 > 技術支持

二孩政策實施一年 誰來讓產科醫生喘口氣?

2016/11/8 8:16:43??????點擊:

           2016年10月29日,距離“二孩政策”全面放開整整一年。在9月底召開的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一次座談會上,國家衛計委副主任王培安介紹,今年上半年全國出生人口831萬人,同比增長6.9%,其中兩孩出生比重為44.6%,與去年相比,上升了6.7個百分點。更有專家預測,真正的二孩生育高峰至少得到今年年底才會出現。

      隨著兩孩生育意愿逐步釋放,不少公立醫院產科孕婦建檔一號難求。各地頻現醫院“無奈拒診”的通知,由于產科床位不足,醫院建議尚未建檔的孕婦,盡快到其他醫院就診或分娩。

      為緩解“一床難求” 各級出臺配套政策

      除了產科孕婦“一號難求”,“二孩政策”對于醫院在高危孕婦處置、兒科醫生數量等方面帶來明顯沖擊,為此各級衛生部門相繼出臺系列政策和方案。

      2016年10月25日,國家衛計委發布《關于加強生育全程基本醫療保健服務的若干意見》,指出在“十三五”時期,將加快產科醫師、助產士人才培養,力爭增加產科醫生和助產士14萬名;通過科室間、科室內床位調整等方式,盡快擴增產科床位,緩解部分地區“一床難求”的突出問題;設立孕婦建檔服務中心,協調解決孕婦建檔問題,讓每位孕婦都能得到及時、安全、有效的孕產期保健服務。

      2016年9月,北京市衛計委、發改委等5部門印發《關于落實全面兩孩政策增加助產服務資源的通知》,通過公立助產機構將具有增床空間的特需病房統一調整為普通病房,通過科室間病房調整增加產科床位和通過合作租賃等方式擴增服務資源,財政部門對床位調整予以補助。同時,各區可適時啟動《產科建檔應急預案》,調整增加產科床位和人員,擴大產科資源供給。

      2016年5月18日,國家衛計委聯合國家發改委等六部委發布《關于印發加強兒童醫療衛生服務改革與發展意見的通知》,多措并舉治理兒科領域頑疾,例如,調整兒科醫療服務價格,使其收費標準高于成人醫療服務收費標準;提高醫務人員待遇,使其收入不低于本單位同級別醫務人員收入平均水平......希望通過“培養一批、轉崗一批、提升一批”,增加兒科醫務人員數量。

      2016年2月,北京市通過在市、區婦幼保健院建立市、區兩級孕婦建檔服務中心,對于轄區內建檔有困難的孕婦,應幫助其協調解決建檔難問題。建立各區建冊社區、一二級助產機構、三級助產機構和區級危重孕產婦搶救指定醫院網格化對接關系,將進一步明確三級助產機構接診標準,嚴格執行孕婦分級建檔。

      2015年10月,國家衛計委起草了《關于切實做好高齡孕產婦管理服務和臨床救治的意見》,提出了6個方面的具體要求,要求各地廣泛開展宣傳和健康教育,做好咨詢評估和高危篩查,強化危急重癥臨床救治,建立健全協調協作機制,健全危急重癥轉診網絡,加強人才隊伍建設,多措并舉做好孕產婦管理服務和臨床救治。

      各大醫院紛紛出招解難題

      新一輪生育高峰讓原本就擁擠的醫院產科更加“氣喘吁吁”,各大醫院紛紛出招減壓:擴建產房增加病床、開設“二胎門診”、構建急救網絡,顯現出“尚有潛力可挖”的態度。

      北京婦產醫院院長嚴松彪表示,該院推出“分級診療”、“產檢套餐”、“加開特需小夜門診”、“增加急診力量”、“攜手民營醫院”、“擴寬輻射半徑”,“發揮互聯網+作用”等8項舉措積極應對。此外,2016年9月底,該院圍產醫學部取消全部特需病床擴充為普通病床,孕婦住院不再有特需床位。同時,圍產醫學部在原有工作量已經滿負荷的基礎上,進一步擴大建檔號源。預產期在9月以后,且滿足該院建檔條件的孕產婦,可到產科門診咨詢建檔事宜。

      除了放大號源,增加醫護人力資源外,不少醫院也通過特辟“二胎門診”來應對。佛山市婦幼保健院和佛山市第二人民醫院就特開“二胎專科門診”。東莞市婦幼保健院也已在生殖醫學中心專門開設了“二胎門診”綠色通道。廣州醫學院第三附屬醫院也有“綠色通道”,“對于一些急產的產婦而言,如果到了生孩子的關頭,送入我院急診,急診為這類危急的產婦開辟了綠色通道,直接送至產房生產。近期確實有不少這樣的產婦經急診綠色通道分娩”。該院產房護士長夏華安說。

      為了應對即將到來的生育高峰,廣州市婦女兒童醫療中心專門開設“助產士門診”,主要為產婦提供分娩的評估、咨詢和宣教服務,同時,也會對產婦的整體情況作出評估,這些工作提前在門診完成,有助于減輕產房的工作壓力。

      東莞市各醫院聯手為危重癥孕產婦以及新生兒構建急救網絡,醫療保健機構一旦出現危重癥產婦或新生兒,立即組織院內會診搶救,并直接撥打急救網絡管理中心(設在東莞市婦幼保健院)救治熱線。由81名專家組成的市級專家組24小時待命,接受急救網絡管理中心統一調度。

      在“全面二孩”政策催化下,雖然很多醫院已經采取應對措施,但是產科醫生超負荷運轉的報道仍然屢見不鮮。

      門診每天接診150多人;一天剖腹產手術七八臺,順產手術10余例,這是一位縣級醫院產科醫生每天的工作量。10月29日,在超負荷運轉近兩個月基本沒有休息的情況下,臨沂市郯城縣第一人民醫院產二科主任徐祗蘭,在做完一次危急手術后因體力不支累倒了。

       “兩個月來我幾乎沒有休息過,而暈倒的前一天我就感到不好受,有些累,但是不管怎樣第二天還得咬牙照常上班,因為沒有人能替你。”醒來后的徐祗蘭回憶道。

      這是最真實的產科一線醫生的工作狀態。二孩政策造成產婦數量翻番,但產科醫生的隊伍并未擴增,甚至同樣因為懷孕,造成產科醫生數量的減少。如此大的供需失衡,不能單靠醫院調配現有資源,也不能讓產科醫生超負荷工作。如何通過分級建檔等舉措,將孕產婦合理引流到閑置的基層醫療機構,成為各級衛生部門工作的焦點。


大话西游怎么玩